<thead id="d7z7h"><cite id="d7z7h"></cite></thead>
<progress id="d7z7h"><thead id="d7z7h"></thead></progress>
<listing id="d7z7h"></listing><listing id="d7z7h"></listing>
<menuitem id="d7z7h"></menuitem>
<thead id="d7z7h"></thead>
<thead id="d7z7h"></thead>
<thead id="d7z7h"><ins id="d7z7h"></ins></thead><menuitem id="d7z7h"><ruby id="d7z7h"><noframes id="d7z7h">
<thead id="d7z7h"></thead>
<menuitem id="d7z7h"><ins id="d7z7h"></ins></menuitem>
<thead id="d7z7h"></thead><thead id="d7z7h"></thead>
<progress id="d7z7h"><listing id="d7z7h"></listing></progress>
<thead id="d7z7h"></thead>
<var id="d7z7h"></var>
行業瞭望
當前位置: 首頁 | 集團資訊 | 行業瞭望 | 正文
昆劇現代戲《江姐》: 現代性與戲曲化的完美交融
作者:     時間:2022-04-08     資料來源:中國藝術報      瀏覽次數:
昆劇現代戲《江姐》:
現代性與戲曲化的完美交融
欄目:視線
作者:陳建平  來源:中國藝術報

昆劇現代戲《江姐》劇照

  新世紀以來,關于“現代戲曲”及其“現代性”的討論不絕于耳,論者大多側重對現代戲精神內涵的探討。如何使現代戲的思想內涵與戲曲的藝術形態完美結合,一直是制約戲曲現代戲發展的瓶頸。近年來,在二者的完美契合上,也涌現了不少成功之作。由國家一級編劇王焱改編和國家一級演員、戲劇“梅花獎”得主沈豐英主演的昆劇現代戲《江姐》,就因滿足了政治與藝術的雙重需求而收獲了陣陣掌聲。

  早在1964年,小說《紅巖》中的江姐故事就被搬上了歌劇舞臺,此后,許多地方戲也競相搬演。2021年被搬上昆劇舞臺的現代戲《江姐》,別開生面地演繹了中國共產黨人堅定執著、不忘初心、浩然豐沛的紅巖精神。紅巖精神不僅是共產黨人剛柔相濟、鍥而不舍的政治智慧,以誠相待、團結多數的寬廣胸懷,善處逆境、寧難不茍的英雄氣概等優良傳統與作風在特定歷史環境中的體現,更是中華民族傳統美德的凝聚與升華。要使這樣具有鮮明時代色彩的題旨真正“打動”人心,卻并非易事。但是,昆劇現代戲《江姐》就以其對紅巖精神充滿詩意的傳達,讓現代性與戲曲化做到了完美交融,成功征服了現代觀眾的心靈。下面,試從人物形象、抒情唱段、戲劇情境等方面分述之。

  先看主要人物的大愛情懷。主人公江姐無疑是紅巖精神最鮮活的體現者:她舍小家,顧大家;為了共產主義理想的實現,寧可把牢底坐穿,也絕不向敵人屈服。這類形象一旦被貼上“革命英烈”的標簽,便很容易因其凜然不可侵犯的“神性”而拉開與觀眾的心理距離。編劇對這樣的“人設”顯然心知肚明,所以在對江姐的形象定位上,尤為注意表現她的大愛情懷,借以打通蕓蕓眾生與英雄人物的情感隔膜,進而使普通觀眾產生強烈的情感共鳴。

  比如第一場《送別》中,剛剛出場的江姐,正沉浸在對丈夫的綿綿思念中,忽然看到路邊無人理睬的乞丐,于是走上前去毫不猶豫地遞上自己的錢幣。開場這一看似不經意的小插曲,實為編劇深思熟慮后的“有意而為”,它為全劇的江姐形象奠定了這樣的人格基調:心中既有小家,又有大家;既有對親人的愛,又有對生民的情。正是這樣的“愛”和“情”融匯在一起,才詮釋了一個心胸寬廣、生動感人的英雄形象。

  與此首尾呼應的,是最后一場《繡旗》中,江姐在臨刑前的夜晚,手捧著留給小兒的訣別書,熱淚盈眶,哀哀傾訴。在這生離死別的時刻,江姐雖滿懷不舍和傷痛,卻又若有所慰,只因“吾將愛兒心一點,轉將天下同憐”“將兒拋別,只為了千家宅眷”。這與接下來對反動軍官沈養齋的厲聲斥罵,做到了完美的“無縫鏈接”。對弱子的愛,對敵人的恨,對天下生靈的牽掛,最終匯成了一句“天下若得同解放,此生無悔赴冥曹”!這樣一個胸懷天下、大義凜然、視死如歸的形象,豈能不讓人心痛、心動?

  次看抒情唱段的大量穿插?,F代戲因為題材所限,容易出現白多唱少的情況,進而導致“話劇加唱”的流弊。而中國文學有著悠久的抒情詩的傳統,戲曲正是在此基礎上,形成了沿襲至今的韻文寫作方式。擁有數百年悠久歷史的昆劇,更是有著典型的抽象、寫意、抒情、詩化的美學原則。編劇對此是了然于胸的,所以,在劇中有意穿插了大量抒情唱段,既有力烘托了不同人物的心境,又賦予了劇作詩意盎然的感人氣息。

  比如叛徒甫志高這類人物很容易被塑造成陰暗、卑劣的小人形象,但劇中的他又有一定的文化修養,只因意志不夠堅定,受不住敵人的嚴刑拷打而叛變。當被迫去勸降江姐時,他的內心是痛苦、糾結的。編劇特意為他和江姐分別設置了【南金梧桐樹】【南解三酲】與【北罵玉郎】【北烏夜啼】兩組曲牌,讓南曲的清峭柔遠與北曲的勁切雄麗兩相對照,使人物的心緒和情感尤為凸顯。

  諸如此類的抒情唱段,幾乎每場戲都有,它們不僅凸顯了古老昆劇的傳統藝術特征,更以其對人情物理的細膩演繹,富有詩意地傳達了剛柔相濟、頑強不屈的紅巖精神。

  再看戲劇情境的詩意營造。昆劇是以典雅著稱的古典戲曲藝術,在營造流轉自如的詩意時空方面,有著得天獨厚的優勢。昆劇《江姐》繼承并發揚了這一傳統,其中的許多場景都給觀眾留下了深刻印象。

  以第二場《驚訊》為例。該場主要演述江姐驚見夫君的人頭被高掛在城樓之上,卻還不能在人前輕易流露內心的情感。如何戲曲化地表現這樣戲劇性極強的內心戲?一方面,編劇用了霧鎖重關、峭壁峰回、松柏疊翠、煙雨蒙蒙等一系列飽含意境美的語匯盡量復原當時的社會環境;另一方面,就是直接深入人物的內心寫戲,調動了細雨瀟瀟、杜鵑啼血、節到寒食、紅梅繞碑等最能表現人物心境的意象,讓觀眾身臨其境地體會到了江姐此刻無邊的悲痛與傷感。

  像《驚訊》這樣,充分化用中國古典文學中廣為傳誦的經典意象,從外在環境和內在心境兩方面著意渲染,把江姐歷經風霜百折不撓的崇高品質融化在充滿詩情畫意的戲劇情境中,在其他場次中也頻頻出現。這不僅是對昆劇傳統的敬畏與堅守,更是為紅色題材的現代戲開辟了一條成功的新路。

  上面僅從人物形象的定位、抒情唱段的設置、戲劇情境的營造等方面論述了昆劇《江姐》中現代性與戲曲化的完美交融。實際上,昆劇《江姐》對現代題材戲曲化的成功探索還遠不止此,如對念白節奏性與音樂性的強化、對表演身段的程式化提煉、對舞臺美術的寫意化追求等方面,都表現出了整個創作團隊對昆劇美學原則的堅守。尤其是主演沈豐英,她雖以擅演內斂溫婉的閨門旦而聞名,但此次出演江姐不僅扮相清麗俊爽,而且把人物的剛毅堅韌和深情款款都表現得淋漓盡致。昆劇現代戲《江姐》的成功,再次回應了對昆劇是否適宜演現代戲的質疑。


*聲明:轉載此文是出于傳遞更多信息之目的。若有來源標注錯誤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權益,請與本網聯系,我們將及時更正、刪除,謝謝。郵箱:zjjt86665001@163.com


一个人在线观看的www片,一个人免费完整在线观看www,一个人的免费完整版中文字幕